R.A. Forum

Accueil > 安那其研究 > 論秩序 - 彼得・克魯泡特金

論秩序 - 彼得・克魯泡特金

彼得・克魯泡特金

論秩序

我們常常因為選用“安那其” 這個詞作為名字而頗令許多人膽戰心驚。“你們黨的理念絕妙一流”﹐他們說﹐“但是必須承認﹐用這個名字實在是個不幸的選擇”。 按照通常字面意義﹐安那其是指秩序雜亂和一片混沌﹔它使人聯想到的往往是利益衝突﹐個人恩怨相爭的局面﹐與和諧融洽的建立顯然背道相馳。
這裡我們先來指出一個事實﹕一個專注于行動﹐代表新思潮的黨派﹐通常並沒有機會為自己選擇稱號。 不象布拉邦省的“乞討布衣”﹐他們先給自己取了這個名字﹐後來它漸漸成為一個特定名詞被人們廣泛使用。 黨名的情況則常常是以一個貼切的綽號開始。這個綽號被該黨內部認可﹐繼而得到大家的接受﹐並很快地變成該黨引以為豪的名稱。當然他們必須認為該名稱扼要概括了該黨的整體理念。

曾其何時﹐1793年革命中的“無套褲漢” 不就是這樣產生的 ﹖最初這場群眾革命運動的敵人發明了這個具有貶意的混名﹐卻恰好地體現了主張群眾起義﹐憤起抗擊掙脫貧窮的革命意念﹐突顯出了它的對立面﹕保皇黨人﹐自稱愛國主義分子﹐雅克賓黨人﹐衣冠楚楚的人士﹐以及那些“有識之士”﹐這些人儘管倍受資產階級歷史學家的浮華讚美﹐卻是人民真正的敵人﹐他們對人民的貧窮﹐自由平等精神和革命熱情充滿著發自內心的鄙夷。

“虛無主義者”的情況也很類似 。 起初﹐報界人士對這個名詞百般迷惑不解﹐好壞不一的有關評論費盡筆墨。直到有一天人們才了解了﹐原來它並不代表某個宗教性的教義﹐而是一種真真確確的革命性勢力。恰如我的同胞屠格涅夫的小說“父子們”。“父親們”這個名詞作為對反叛不馴的“兒子們” 的報復被借用。 當兒子們接受了它﹐稍候又意識到如此引用容易引發誤解試圖放棄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 “俄國革命黨人”不會被報界和民眾用另一個稱呼來取代。 這個名字並不壞﹐同樣是因為它成功涵蓋了一個整體理念﹐它否定了建立在階級壓迫基礎上的當今文明的全部運作﹐否定了現行的經濟制度﹐否定了政府和權力﹐資產階級道德觀﹐以剝削者為依歸的藝術﹐虛偽到荒謬且令人作嘔的時尚和禮規﹐以及當前社會中所有從舊世界遺留下來的事物。 一句話﹐它是對現時資產階級文明所崇尚的一切的否定。

“無政府主義者” 的名字也有著相同的經歷。 這個黨派誕生在共產國際內部﹐主張反對當權勢力禁止結社及反抗一切形式的權威。 開始他們給自己起的名字是“同盟主義者”﹐ 之後又曾用過“反國家人士” 或“反權威人士” 的名稱。 在那段時期﹐他們實際上避免使用“無政府主義人士”(ANARCHIST) 一詞。 因為“AN-ARCHY”(當時的寫法)這個詞使該組織聽上去太接近當時因為經濟改革思想受到共產國際排斥的普魯東主義人士。 可是﹐恰恰為了給人們制造這種錯覺﹐他們的敵人決定啟用這個名字﹐以便可以說﹕無政府主義者的名字本身就足以證明該黨的唯一目的是要不計後果地破壞秩序營造混亂局面。

無政府主義黨派很快接受了這個別人加在自己頭上的名字。 初時﹐他們堅持在“AN”和“ARCHY”中間加用聯結符號﹐並解釋他們的工作就是“AN-ARCHY”- 希臘原文﹐意為“沒有政府”和“不要秩序混亂”。 可是不久他們也接受了原來的寫法﹐並停止了拼法糾正和向公眾教授希臘文的額外工作。

就這樣﹐這個名字回復到其基本和通常的原意﹐正如英國哲學家本當(BENTHAM)在1861年作過這樣的表述﹕“一個有意改革惡法的哲學家不會宣揚使用暴動來破壞它---- 無政府主義人士的特徵其實並非如此。 他反對法律的存在﹐否認法律的有效性﹐發動群眾拒絕承認它並起來反對法律的執行。” 今天﹐這個詞的意義又有了進一步的引伸﹔無政府主義人士不僅否認現行法律﹐而且否認一切權勢和權威﹔但是它的基本意義依舊保持不變﹕反抗(它的一切源于反抗)任何形式的權威。

然而﹐我們卻常常聽到人們這樣說﹕這個詞讓人聯想到的是秩序的反面﹐因此它就是一種秩序紛亂和動亂的理念。

我們不妨作一個互相理解的嘗試﹕我們這裡談論的秩序究竟是什麼﹖是不是我們無政府主義人士所夢想的和諧﹐那個人類不再被分割成倆個階級﹐其中一個階級不再為另一個的利益付出犧牲﹐那個群眾自由建立起來的人際關係的和諧﹖是不是那個人人屬於同一個大家庭﹐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基於集體利益而自發產生的和諧﹖顯然不是﹗那些譴責無政府主義不講秩序的人談論的不是這樣一個和諧的未來世界﹔他們講的是那個被現今社會認可的秩序概念。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這個無政府主義立意要推翻的秩序是怎樣的。

“他們”所指的現時的秩序是十分子九的人類為一小撮游手好閑的人而工作﹐提供他們奢侈﹐享受並滿足他們最令人厭惡的嗜好。

秩序是有十分子九的人類被剝奪一切滿足基本生活﹐開發合理智力所需的權利。十分子九人類的生存境況淪落為動物般日復一日地承受著生活的重壓﹐對科研和藝術創造為人類帶來的歡娛不敢有任何非份之想 - 這就是秩序﹗

秩序是讓貧窮和飢餓變成了社會常態。它是死于飢餓的愛爾蘭農民﹐是死于白喉﹐斑疹傷寒和飢荒的占俄國三分之一的農民﹐是意大利人被迫遺棄自己富饒的鄉村流浪歐洲不顧幾個月後被活埋的危險四處尋找挖掘地下井道的工作。是農民手中失去的土地變成供養富人的牲畜飼養場﹐是耕地寧可被閑置一邊也不將它交還給旦求耕作其上的農民們。

秩序是婦女靠出賣自身來養育子女﹐是兒童被趕進廠房或死于飢餓﹐是勞工得到等同機器的待遇。 它是反抗富人的工人和反抗政府的群眾無法掙脫爭脫的幽靈。

秩序是微乎其微的少數人被提升到掌權的職位﹐為此他們把自己凌駕于大多數人之上﹐並且培養他們的后代將來接替他們的位置﹐以便繼續依靠詭計﹐貪污賄賂﹐暴力和屠殺使他們的階級特權得以維持。

秩序是人和人﹐貿易和貿易﹐階級和階級﹐國家和國家之間連續不斷的戰事。它是歐洲大地永無休止的砲火轟鳴﹐是鄉村遭到閑置廢棄﹐是整代人在戰場上犧牲﹐是一年時間毀掉幾百年辛勤勞作堆積起來的財富。

秩序是奴役﹐是思想被套上枷鎖﹐是人性在刺刀和鞭打下的墮落。它是爆炸聲中的急速歸天﹐或是成千上百個的礦工因老闆的吝嗇每年在爆炸和倒塌的礦井裡窒息而死﹐是工人一旦敢於申訴便遭到槍殺和刺刀。

最後﹐秩序是淹沒在血泊之中的巴黎公社。是倒下的三萬男女老幼﹐他們有的被彈片擊中﹐有的遭到槍射倒下﹐還有的被埋在了巴黎街巷下的生石灰堆中。 它是關在監牢中﹐埋在西伯利亞雪地裡的俄國青年的臉孔﹐和死于劊子手絞繩下的最優秀﹐最純潔﹐最俱獻身精神的志士。

這就是秩序﹗

而混亂﹐“他們”所指的混亂秩序究竟又是什麼呢﹖

它是群眾為反對這個可恥的秩序發動的起義﹐是他們掙脫手銬﹐砸碎腳鐐﹐走向更好的明天。它是人類歷史上最壯麗的一頁。

它是革命前夜的思想叛逆﹔是推翻掉維持了世代之久約定俗成的假設﹔是新思潮和大膽革新如破閘洪流般涌現﹐是科學專題的解決方案。 混亂是廢除了陳舊的奴隸制﹐是公社的興起﹐是封建奴役受到摧毀﹐是廢除經濟奴役制的嘗試。

混亂是農民起來反抗神父和地主﹐焚燒城堡利用原地建造自己的村舍﹐永遠擺脫他們的茅舍陋屋。 混亂是法國廢黜君主制﹐使整個西歐奴役制受到致命痛擊。

混亂是讓君王們心驚膽顫的1848年宣告了工作的權利﹐是巴黎群眾為一個新思想而鬥爭﹐並在屠殺鎮壓中倒下﹐給人類留下了一個自由公社的理念﹐開辟了通向可以預感到的即將來臨的社會革命的道路。

混亂﹐“他們” 所指的混亂﹐是整代人為不再作奴隸和建立一個人類更好的生存環境而不懈鬥爭的時代。是大眾濟濟人才自由翱翔發揮的時代﹐在幾年時間內他們將取得巨大進步﹐人將不再處於舊時奴隸﹐卑顏茍生﹐貧窮墮落的狀態中。

混亂是最美好的熱情和最偉大的犧牲洋溢涌現﹐是一曲人類愛心最高遠的史詩。

對當今秩序的否定﹐引發人們對最美好生活的憧憬﹐這才是安那其(“ANARCHY”) 一詞的真實涵義。對於一個將要贏得更美好的未來世界的政黨來說﹐這個名字有何不妥﹖


Mis en ligne par : EST

Pour citer cet article :
論秩序 - 彼得・克魯泡特金,
Dernières modifications : 20 octobre 2004. [En ligne].
http://raforum.info/spip.php?article1981
[Consulté le 23 juin 2017]



[ telecharger pdf]


* aide à la recher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