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Forum

Accueil > 安那其研究 > 南洋無政府主義運動之概況 - 歐 西

南洋無政府主義運動之概況 - 歐 西

南洋無政府主義運動之概況

歐 西

《民鐘》二卷一期,1927年1月25日

南洋這個地名,講起來好像是很含混的。據一般地理學家說,南洋可有兩種的講法:一叫做“廣義的南洋”,一叫做“狹義的南洋”。 但是,我並不是地理學家,而且在這裏也用不著來講什麼地理,所以關於這些問題,本可略而不提;可是,要使我們的親愛的讀者看了這個報告有著一些印象起見,那末,在這裏倒又不得不先把這裏所講的南洋,簡單的加以一些說明。

這裏所謂的南洋,大概是包含著馬來西亞、荷蘭東印度群島、菲律賓群島、以及暹羅、緬甸與安南等幾處地方 。像新加坡、檳榔嶼、吉隆玻、怡保、金寶、亞魯士打及高塔等地方,都是屬於馬來半島的;像蘇門答臘、爪哇、巴布亞等地方,都是屬於荷蘭東印度群島的;像馬尼拉,是屬於菲律賓群島的;再像曼谷與宋卡,是屬於暹羅的;像仰光,是屬於緬甸;而像西貢,則就屬於法屬之安南了。

在上面所述的幾處地方 ,大概都發生過無政府主義者之運動,至少,也曾有著過一些無政府主義者之足跡。但是,我要在這裏預先聲明:那無政府主義者運動最熱烈的地方,卻要算到馬來半島,而尤其是馬來半島上之新加坡、檳榔嶼、吉隆玻三處地方。這三處地方,在從前曾經產出過不少政治革命的犧牲者;到如今,那末簡直可以稱之為南洋無政府主義者之“大本營”了。

南洋的社會,在物質方面講起來,是一個資本家和勞動者的社會,在精神方面講起來,是一個文明者和野蠻人的社會。 所以,若是要研究起南洋的社會問題來,倒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情。那所為資本家和勞動者,所謂文明者和野蠻人,大部分就是現在一般人所謂的“華僑”。他們不論是已經成了資本家或者還是勞動者,不論是已經成為文明者或者還是野蠻人,大概都有一點共通的性質,就是“冒險”。他們因為肯冒險,所以他們的進取心很發達;他們因為進取心很發達,所以他們的革命精神也就比較的很豐富;當然,而尤其是一般為資本家、紳士們所瞧不起的勞動者。

在前清末年,孫中山到了南洋宣傳之後,他們便踴踴躍躍的投身同盟會,有的犧牲生命,有的捐輸金錢,盡力那所謂“民族”,“民權”的政治革命,這是他們的革命精神第一次的表現。直到所謂中華民國成立以後,同盟會該組國民黨,加入了限制無產階級入黨之條文;那末,一般無產的勞動階級才覺悟,那“民族”、“民權”的政治革命是中產階級欺騙無產階級的一種手段,並不是真正的平民革命!於是,那馬來半島和荷蘭東印度群島上的一般勞動者就和國民黨脫離關系,另行組織含有無政府主義性質的工党於檳榔嶼,專門從事於勞工的運動。並且辦了一個周報,作為他們的宣傳的機關。同志冰弦與顯純二君,都是當時的最熱心的運動著。自此以後,南洋的各種職業的工團,便相繼創立於各島之各埠,而檳榔嶼之工黨,要算是南洋勞工運動的先鋒,而且也可說它是南陽無政府主義者運動之胚胎了。

一九一三年師複先生創刊之《民聲》,固然是中國國內宣傳的第一種無政府主義定期的刊物,----在一九零五年時,雖然有過一位陸先生印行的《小熱昏》,但這是一種韻文的小冊子,並不是期刊----而在南洋群島上的第一粒無政府主義種子,也不能不挨著《民聲》喱。其時,在吉隆玻者有客公君,在怡保者有涓生君,在檳榔嶼者有顯純君,在仰光者有冰弦君,就是在荷蘭東印度群島也有著很多的同志,他們都極力的把《民聲》宣傳到南洋的各島各埠去。因此,南洋群島上的正在努力從事勞工運動的勞動者,才得到了一種無政府主義的研究和一種勞工運動的方案。直到一九一四年冰弦君創刊了《正聲》,一九一七年華林君在馬尼拉創刊了《平民》,發起了工黨之後,無政府主義者運動在南洋就此更形活動了。

南洋的第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組織叫做真社 。它是於一九一九年產生的。真社出版的宣傳品很多,而為新加坡政府所痛恨最深的宣傳品,要算是同志篤初君所編的馬來文的小冊子;所以,那時的篤初君被英國政府----新加坡----驅逐出境,而石心君則被荷蘭政府----蘇門答臘----驅逐出境。新加坡的《國民日報》為了此事封閉起來;而荷蘭政府方面,並且添加了一條監禁無政府黨人十五年之法律。這可以想見那時的運動的熱烈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從同志被逐、報館被封之後,一般未被驅逐之同志,當時只好採取穩健的方法來進行了。那知到了一九二零年又有運動電氣廠罷工和格殺荷蘭官僚之鼓吹,發現於荷蘭東印度群島之蘇門答臘。此次運動之主謀者為張獅眉君。結果,張君被荷蘭政府判了六年之監禁。 後來,荷政府又因為張君好用馬來語言在獄中演說,便把他充到了荷蘭東印度之邊境屬於新幾內亞之巴布亞荒島。幸而一九二三年荷蘭國王萬壽,才把張君特赦了,驅逐到了新加坡。

南洋無政府主義者運動之熱烈很可欽佩,但他們終究有著一個弱點,就是缺少一些聯絡的精神,雖然也有過真社的組織,到一九二二年虛舟同志到了南洋,他便極力的四處聯絡起來,並且在吉隆玻辦了一份《太陽》,又在怡保出版了《人權》。 南洋安那其同志社便是虛舟君的最後的成績。

一九二三年愛真代表東方無政府主義者同盟到南洋宣傳主義,聯絡同志,組織機關。其時,同志一余也從廣東到南洋來。因此二人便聯絡起來,分途進行。愛真本在檳榔嶼鍾靈中學擔任教務,因為創設勞工夜學、組織東方無政府主義者同盟之檳榔嶼部,事微聞於政府,政府便必欲令他離校;幸當時鍾靈之當局者為之擔保,才始仍舊安然無事,可以繼續進行。雖然,政府方面的偵探已經常常跟在愛真之後了。 一餘君在新加坡也從事聯絡同志、組織勞工夜學。到了那年的十二月裏,愛真的教員證書終被英國政府取消。於是在檳榔嶼,愛真已有不能安居之勢,便於一九二四年二月六、七二日在皇后街機關部開了一個馬來半島無政府主義者大會。這個會中最重要的議決案,便是在各個到會代表(十三人)的所在地----怡寶、金寶、吉隆玻、亞魯士打、新加坡、檳榔嶼、宋卡----至少要組織一個機關,成立一所勞工夜學,這總算是在南洋群島上一個破天荒的創舉了。但是,為了這個大會,而皇后街的機關部裏承蒙英政府的隨帶鐐銬的偵探與差役光臨了兩大次。 那被光顧的愛真,其時幸而已經到了一個和檳榔嶼相隔一水之吉礁國的鄉村高塔去了。 雖然,終避不過新加坡總督的通緝的電令,所以愛真終究不得不逋逃到暹羅之京城曼谷去了。

社會的黑暗,政府的野蠻,在南洋以法屬之安南為第一,其次就要挨到暹羅了。在暹羅,竟可說什麼都講不到。愛真到暹羅之後,無法可施,便以“世界語”之宣傳為吾黨運動入手。除每日在《暹京日報》特辭一欄鼓吹之外,又與二三同志開辦了一個曼谷世界語夜學校,每晚教授“世界語”二小時,以為聯絡同志之機關。結果,居然也得到了十幾個同志。可是,自從《暹京日報》被封,而曼谷世界語夜學校也受了影響,一點正在發生之萌芽,從此遂被踏入了無何有之鄉了。

那時,在緬甸之仰光卻有一個公開宣傳無政府主義之《仰光日報》。這個報紙,文字優美,紙張潔白,印刷鮮明,主筆政者為同志傅無悶君,這實在是一件極可紀念之事也。

馬來群島上之無政府主義者自開“大會”之後,幾乎無人不在英國政府注目之中 。就是那一段很和平的所謂新思想者,也都被視為嫌疑者了。當時的政府之專制情形,除身受之外,簡直是難以文字或言語形容得出的了。一般無政府主義者深惡痛絕之餘,就決計用最後之手段,以炸彈轟擊新加坡之總督,以為報複之舉。預備於一九二五年一月三日新加坡總督出巡七州時,即為實行此舉之期。但任擲炸彈者為黃素英女同志,而逸民同志則擔任放手槍。不料總督出巡時,行動很是秘密,他們二人到處追蹤,終未遇見。他們於是遂改變方針,到吉隆玻作謀炸馬來聯邦華民政務司之舉。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時四十五分鐘,吉隆玻華民護衛司署中之炸彈案事件發生了。

南洋的英屬殖民地,每州都有一華民護衛司署,內設華民政務司正副各一人,它的名義是保護華僑,其實是監視華僑的。當黃素英女同志手攜放置炸彈之皮包走進華民護衛司署之辦公室裏,而吉隆玻之華民政務司列嘉士剛巧在聽電話。黃女士見之,便將炸彈擲出,那辦公室中頓時身橫血泊。當時華民政務副司某亦被炸傷手部。可惜被炸者都未致命,亦雲幸矣。

炸彈案發現之後,馬來半島上之黨人被捕去者很多很多;有的監禁,有的驅逐。即未被捕者,亦都逃往他處;有的暹羅,有的仰光,有的西貢。而黃女士則被判為十年之監禁也。

黃女士至今仍在監中,據說身體尚健。 我與此文結束之時,我就在此遙祝黃女士萬歲!南洋無政府主義者萬歲!


Mis en ligne par : EST

Pour citer cet article :
南洋無政府主義運動之概況 - 歐 西 ,
Dernières modifications : 21 octobre 2004. [En ligne].
http://raforum.info/spip.php?article1992
[Consulté le 27 avril 2017]



[ telecharger pdf]


* aide à la recher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