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Forum

Accueil > 安那其研究 > 《論知識以外無道德》按語 - 吳稚暉

《論知識以外無道德》按語 - 吳稚暉

《論知識以外無道德》按語(節錄)

吳稚暉

《新世紀》第七十九號,1908年12月26日

本報按:同人之篤信無政府主義,即篤信世界上止有單純的一件事,即增進億兆“個人”之知識是也。不惟世界由之而進化,即亦無所謂尚有弱种,應當用特別之團結法保存;尚有強种,能用特別之凶惡法暴加也。設愛國等之名目,惟強是務,觀于昔日蒙古、土耳其之舊歷史可悟。愛國者,守舊之別名,人种愈野蠻,此种觀念愈重。論者皆迷信日本之胜利由于武士道,真所謂買櫝還珠者也。日本人之能自奮興,惟由于虛其心以習新知識耳,若武士道者,适為彼志得意滿、自划于現時知識不完全之境域也。倘以淺事譬之,李太白既能做詩,又能飲酒,其風流跌宕之處,實由飲酒而生。然醉酒時之面目,能覺其風流跌宕者,實由能做詩而生也。飲酒,譬諸愛國也;做詩,譬諸知識也。今歐美所謂文明國者,愛國之聲亦囂囂然矣,然非因知識之能造新器,即愛亦何所表見?中國人終究在變中,每執形上形下之見解,覺愛國更重于知識,是無异言飲酒更重于做詩。且愛國之名詞(中國人固已自忘其為愛國之人种,私通外國之名,素來比盜賊之名尤為汗穢,然而忠事滿洲者二百數十年,今且賡續未已,將以万世一系之皇統,換一諞人之立憲),中國人之心中,以為此乃舶來品,歐美之強惟籍此名詞。詰之曰:何以歐美能發明此名詞? 則曰彼知識獨高之故。如此,即借子之矛攻子之盾:一則愛國名詞由于知識之高然后發明,則知識之重于愛國可知矣。二則惟彼知識之高,故先發明愛國之名詞,中國人方執了紅棗作火煤吹,仰之方以為彌高者,而不知惟其知識之高,又發明一無政府名詞(此正中國人聞所未聞者),使中國人鑽之又以為彌堅。此實無他,即前行君所謂“知識既高,道德自不得不高”也。
(下略)

編者注:《論知識以外無道德》一文,署前行來稿。按語為吳稚暉所寫。此文后來收入梁冰絃編之《吳稚暉學術論著》,題為《評前行君之〈論知識以外無道德并辟宗教維持道德之迷信〉》。


Mis en ligne par : EST

Pour citer cet article :
《論知識以外無道德》按語 - 吳稚暉,
Dernières modifications : 16 décembre 2006. [En ligne].
http://raforum.info/spip.php?article3993
[Consulté le 8 mai 2017]



[ telecharger pdf]


* aide à la recher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