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Forum

Accueil > 安那其研究 >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師復

《民聲》十六號,1914年6月27日

我親愛的同志乎,無黨在歐洲之現狀,諸同志知之稔矣,若其在東亞之實況如何,則知之者必居最少數,且即知之亦決不能詳,吾于是知君等之亟亟慾聞吾東方同志之報告與意見也。此次大會,吾人未能躬與其盛,殊為抱歉,然竊喜得乘此機會,陳述中國無政府黨之短期歷史及吾人之主張與夫對於大會之意見于我最親愛而尚未能握手之諸君之前,諸君幸少留意。

當中囯未革命之前,人民言論行動絕對不能自由,故凡革命黨多避居於東西各國。以是之故,得吸收各國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之思想,而轉販於國人。壹千九百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吾黨之在巴黎者,始發刊華文無政府七日報,名曰《新世紀》,主筆政者為李石曾君,是為吾黨第一之言論機關。同時在留日本之張繼、劉光漢等發起“社會主義講習會”於東京,與日本黨人幸德秋水輩游,是會不但研究社會主義,實研究無政府主義者也。至次年,劉氏復密刊《衡報》,鼓吹無政府主義。是時東京之中國留學生數以萬計,張劉以著名之革命黨提倡斯道,以故留學生社會中對於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諸名詞,頗耳熟而能詳。其時惜學生之思想,大抵亟亟於種族革命政治革命,而對於社會革命之義理,不免冷談。未幾劉氏返國而為端方之幕賓,張氏亦去東京而走巴黎,於是東京社會主義之聲響闃然沉寂,而巴黎之《新世紀》遂為獨一之機關矣。《新世紀》繼續出版者三年,編輯李君不但熱心,且精研學理,多與法比黨人游,凡克魯泡特金(P.Kropotkine)及其他諸大家之著述,時時譯為華文,復別刊傳播小冊子多種。雖當時滿洲政府文綱綦密,郵禁殊嚴,《新世紀》絕不能輸入内地,然中國無政府主義之種子,實由此報播之矣。至一九一零年四五月閒,竟以他故停版,至今言之,尤爲惋惜。李君現仍居巴黎,潛心譯著,慾以科學教育灌輸無政府主義,歐洲之中國留學生感受其思想者殊眾。

一九一一年十月,中國革命軍興,南方各省次第獨立,江亢虎乃在上海發起“中國社會黨”。其黨綱有八:一贊同共和,二融化种界,三改良法律、尊重個人,四破除世襲遺產制度,五組織公共機關,普及平民教育,六振興直接生利之事業,獎勵勞動家,七專徵地稅,罷免一切稅,八限制軍備,並力軍備以外之競爭。就表面觀之,頗類社會民主黨之主張,惟江氏宣言非政黨,且不運動選舉,而對於資本主義制度之解決,則只主張遺產歸公,而不主張土地資本公有,又批評共產集產以爲均不可行,而仍贊成自由競爭,此則視社會民主黨為尤下者也。尤異者,江氏嘗自稱主張無政府社會主義,然忽又批評無政府,以爲不能安居不能進化,又謂無政府黨採用強權,其矛盾而可笑,于此可見矣。

一九一二年五月,晦鳴學舍發起於廣州,是為中國内地傳播無政府主義之第一團體,數年前《新世紀》所下之種子,至是乃由晦鳴學舍為之灌溉而培植之。刊佈多數之印刷品,介紹其學説與内地,一時風氣頗爲披靡,凡一般研究社會主義者,皆知無政府社會主義之完善,且知國家社會主義之無用矣。

無政府之思想既漸漸發生,故是年(一九一二)十月“中國社會黨”大會時,遂有無政府主義與國家社會主義之兩派提議分離。惟江亢虎則騎墻中立,提議在“中國社會黨”之内分組兩黨,一“中國社會黨之無治黨”一“中國社會黨之民主黨”,兩黨皆冠以“中國社會黨”之名,皆須奉其所定之八條黨綱(前所擧),其說頗堪發噱。開會后無人贊成,兩派分離之議亦無結果。卒有憤憤樂無等宣佈脫黨,別組一“社會黨”,主張:一實行共產,二尊重個人,三教育平等,四破除國界,五破除家族,六破除宗教。其思想及其組織,雖與吾人見解微有出入,然不能謂非曇花一現之無政府的社會黨也。惜發起僅一月,即為袁世凱所禁止,不能自由運動矣。

一九一三年夏閒,袁世凱復借内亂之名,解散“中國社會黨”。袁氏之驕橫暴戾,固不待論,而“中國社會黨”亦以分子複雜實力缺乏之故,一經風潮,立即瓦解。當是之時,全國之中碩果僅存者,惟一廣州之晦鳴學舍耳。風雨飄搖,傳播事業仍孜孜不已,至是年八月二十八日,其機關報《民聲》乃乘南北戰爭風潮最烈之時而出世,直接鼓吹無政府主義。僅出二期,遂為龍濟光所禁止,並封晦鳴學舍,袁世凱及黎元洪且通電各省拿禁。諸同志出走澳門,期繼續吾人事業,而彼等復縱恿葡人干涉,《民聲》不能公佈,雖曾在澳秘印兩期,然偵緝過嚴,舉動悉不自由,不得已復去而他适,《民聲》得續刊至今。

最近一二月閒,上海同志發起“無政府共產主義同志社”。本社之設,一方面傳播主義,一方面聯絡世界同志,期為一致之進行,又一方面則鼓勵内地之同志,各就其所在地設立傳播機關,以爲將來組織聯合會及實行革命運動之預備,此則本社之目的也。

此外,如常熟則無政府傳播社“Ant auen gis la ven ko”, 南京則有無政府主義討論會,廣州不日亦將有無政府共產主義之團體成立,凡此皆足為傳播機關者。至言論機關,除《民聲》外,尚有《正聲》出版于南洋,在中國工人中傳佈頗廣。

以上即中國無政府黨十年來之歷史及現在之實況也。無政府主義之在中國,所謂繈褓時代之嬰兒耳,吾人述之亦殊滋愧,然而無足怪也。當滿清時,國人蜷伏于專制政體之下,遭最痛苦之苛政,受最腐敗之教育(大多數人且並此亦無之),人格全失,新思想何由發生?及其季年,歐美日本之新思想雖漸漸輸入,而其間有志者又皆岌岌於政治革命之一途,未暇留意於社會之革命。迄乎清室既倒,宣佈共和,吾人以爲可以乘此機會自由傳播矣,不料袁氏秉政,其專制乃甚於滿清,不獨吾黨備受摧殘,即溫和如“中國社會黨”,亦且不能相容,言論集會之自由,剝奪淨盡。以吾黨之幼稚,而處此艱難之惡境,其不能有若何猛厲之進步,固有由矣。是故吾黨今日在中國之運動,有較歐美爲易者,亦有較歐美爲難者。何以言之? 中國之無政府同志,几皆主張共產主義,而無主張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o, 亦譯獨產主義)者,思想既一致,門戶之見自泯,易一。中國向無社會民主黨,亦無人倡集產主義之學説,至江亢虎所倡之社會政策,則自“中國社會黨”解散后,聲響已寂,遂江氏仍在美洲,期傳播於中國之僑民,然信者絕稀,不足為吾人主義之大梗,易二。然既有二易,亦有二難。中國工人智識極低,全無普通教育,識字者稀,即或略識之,亦鮮能讀書報者,各行業雖閒有工會,然絕無社會的及政治的思想,故慾激發之使能抵抗資本家,頗非易事,難一。中國政府既嫉視吾黨,在内地不能自由行動,吾黨之書報均被禁止,官吏之對待平民,稍不如意即加殺戮,故皆相戒不敢閲讀及收藏無政府書報以期免禍,因之傳播事業異常棘手,難二。雖然,吾人固絕不畏其難,抱致死不饒之精神,竭盡能力,以與境遇戰鬥,非至達吾目的不止。

今度大會,吾人雖未能赴會,然竊有無限之歡祝,無限之熱誠郵貢於我大會之諸同志,並慾有所提議於大會者如下:

(一)組織萬國機關----吾黨萬國機關(Tutmonda organizajo)之議,發起者已非一日,今則時機已至矣。吾黨散在各國,非聯合(Unuigo)則聲氣不通,勢力不厚,其要固不待言,然圖精神之聯合,不可無聯合之機關,此萬國機關之所由不容緩也。顧此种機關,其性質只為吾黨交通聲氣之樞紐,而決非權力集中之主體,其職務只在聯絡各分會及各小團體,倡導吾黨事業,而無統轄各分會及各小團體之權。

(二)注意東亞之傳播----此事固吾東亞黨人惟一之責任,惟吾等勢力幼稚,外圍之迫壓復酷,苟非得歐洲諸囯吾黨之先進本其所經驗竭力相助,以匡吾等之不逮,則進步倍覺其難。今日無政府主義之傳播略廣者,僅歐洲一小部分耳,慾圖世界革命之實現,不可不注意於人口極眾地積極廣之亞洲也。

(三)與工團黨(Sindikatistaro)聯絡一致進行----吾人恒言,無政府其目的,工團主義(Sindikatismo)其手段,明兩者之不可須臾離也。近來工團黨與吾黨之聯絡,似尚未達圓滿之域,吾黨不可不留意。

(四)萬國總罷工----總罷工之議,吾黨歷年運動,均未得圓滿之效果,是皆吾黨未能聯合之故。目下奧塞戰爭,全歐之和平勢將破壞,竊謂宜即乘此機會與工團黨及反對軍備黨攜手運動,實行萬國總罷工,則吾黨之進步,必有一日千里之勢。

(五)採用世界語----吾黨散在各國,言語不一,此實為不能聯合之一原因。竊謂宜採用世界語,以收語言一致之效,凡吾黨之正式文字,均以世界語爲主,而各國語爲輔,並多結團體,傳播世界語于吾黨,如《自由星》(Liberiga Stelo)之類,多刊世界語印刷品,從事於萬國傳播(Internacia Propagnado)。此擧不獨足收言語統一之效,且于東亞之傳播有絕大關係,蓋東方同志之諳世界語者頗多故也。

以上俾無高論之意見,想諸君早已見及,為諸君有以教之。並引領以祝大會之成功。

無政府萬歲!
大會萬歲!

無政府共產主義同志社啓
(Anarhiist-Komunista Grupo)

凡此次大會之報告,及以後關於吾黨之一切消息,與夫各團體各個人之願與本社通信者,均請寄至下列地址:U.S.P.O. , Box 913, Shanghai .


Mis en ligne par : EST

Pour citer cet article :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
Dernières modifications : 12 mars 2007. [En ligne].
http://raforum.info/spip.php?article4218
[Consulté le 27 avril 2017]



[ telecharger pdf]


* aide à la recher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