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Forum

Accueil > 安那其研究 > 無政府共產党上海部宣言

無政府共產党上海部宣言

無政府共產党上海部宣言

《自由人》三期,1924年 5月

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的無政府共產主義,在中國已有將近二十年的歷史了。這二十年中,雖不敢說有多大效果,但同志數目天天增加,宣傳刊物到處都有,和平的、暴烈的革命行動,也時有所聞。世界的潮流,早已將資本主義判決死刑;俄國革命的失敗,很足以證明共產主義的破產;科學的進步,更時時給無政府主義确定的根据。光明的日子快到了!同志們!努力前進吧!

我們的努力決不是盲目的,是抱著下列兩個目的的:

(一)打倒政府。 世界的趨勢,總是向著增加個人的自由,以至完全自治,減少政府的職權,以至于無。近些說,試問中國四万万人民中,有几分之几与政府法律發生過關系的? 鄉下的農民一輩子不知官是什么樣子,除嚴迫他們納稅以外,政府能給他們什么好處?現在看起來,無論是專制政府、民主政府以及理想中的一党專政政府,都不足以滿足一般平民的需求。有政府必有法律,有了法律,便無自由。有政府便有治者被治者之分,由此階級便無平等可言。政府實在是自由平等的大敵,渴求自由平等的人們呵!快反對政府,打倒政府吧!

在未來的社會,處理人們一切事務的,決不是政府,一定是許多自由組織并且自由聯合的團體。譬如教育者自由組織教育協會,來處理關于學校和圖書館等事務,決不要那失意的政客插足其間,以做升官發財的階梯。鐵路工人自己管理關于鐵路一切事物,決不要那因未閱某站長密電,以致發生臨城劫案的北京官僚來過問。工會由工人自己組合,不再被政客利用了。農會由种田的自己來問,那穿長衫的紳士,想進去當會長,怕要被他們打出去了。總之,無論那一种事,都有內行的自己去管的,絕對不受政府及任何權力的干涉。這絕不是空想,便在現在的社會制度底下,這种依“自由同意”成立的“私人創業”已很不少了。如紅十字會、英國的救生艇會等,尤其是思想團體、工人組織,都已表示人們除去政府以外,還有一個處理事務的良法。政府到現在,已到了末日了。最要緊的,是以革命的手段,將政府推倒,讓富有創造能力的民眾,自己處理自己的事呵!

至于法律,那時也無用了。對于罪犯----那時一定很少----我們將在醫學上設法,不請教那制造罪犯的法律了。

(二)廢除私產。 世界上那一件東西不是成千成万人合力造成的?我們吃的一碗飯,是農人种的,而農人用的器具,非靠鐵匠不行。由田里運到我們家中,不知要經過多少工人的轉運。衣服、住宅以及其他用具也都如此,誰敢說“這件衣服是我的,這所住宅是我的,不是你的”?試問:以你一個人的力量,你能做出些什么?也許有人說,這是金錢買來的。但試問金錢又從那里來的? 錢都是工人們開礦冶金鑄造出來的,不過你----至少也是你的祖先----用強暴或欺詐的手段掠奪去的罷了。万物既為万人所造,即當為万人所同有。將來管理田地工厂等的,一定是農工自身,決不是不勞而食無功受祿的地主資本家。那時將以科學的方法,本“各盡所能”以生產,“各取所需”以消費。現在的生產工具,机器、土地、鐵路、工厂等,都充了公,每人每天三四小時的工作,已很夠供給万人的安樂了!

但我們應實行徹底的共產。象現在的共產党(其實是集產党),一面主張將工厂土地充公,一面卻仍保留著資本主義的分配法,用勞動券來代金錢。這种共產私產的調和方法,万不會有好結果的。

總而言之,我們反對現在的政府資本家,我們也一樣的反對未來的所謂勞農政府及集產制度。我們所要求的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自由組織自由聯合的無政府共產主義。

我們的目的如此。我們的手段呢,共產党常譏我們無方法以實現這好的理想。在我們看來,那想依賴舊有勢力,以實現社會革命的,才真是夢想呢。社會革命非得民眾同情不可,不得民眾扶助,其勢不得不一党專政。試問与時代相違的專制政體,還會有价值的嗎? 以社會主義的眼光看去。俄國早失敗了,請別再蹈眼前的复轍!

我們万分相信,自由是可以奪取而不可賜与的。社會革命既然求第四階級的自由,我們最重要的是該以和平及暴烈的宣傳,使他們自己覺悟,自己起來反對政府及資本家,建設無政府無私產的社會。

現在的中國無政府党,在宣傳無政府主義以外,為使主義早些實現起見,還該參加下列兩种運動:

(1)工團主義。 未來的社會,非但官僚資本家及其附屬物完全絕跡了,即士農工商之分也沒有了。大家都是為社會工作的工人,勞心而且同時勞力的工人。這些人為生產各种必需的和奢侈的物品,或滿足普通的和特殊的欲求起見,將組織各种團體。這些團體,將与別的團體自由聯合,以代替現在一切政治及經濟的机關的職務。但這种自由組織的團體,要完全美滿的實現,自然非將現在制度推翻不可。但這些團體,決不能立刻成立,不在現在立些基礎,革命以后,舊制度已推到,新方法還不能代替,那是一定很紛亂。最好能在這個時候,全世界或全國工人團結起來,一方面可以用總同盟罷工及其他种种方法与資本家政府宣戰,一方面可以為將來社會的基礎。因此許多無政府党,同時信仰工團主義。

(2)合作運動。 中國同志對于合作運動,從來未十分注意過。許多人總以為這是太和平了,太帶建設性了。我們以為對于這种黑暗的制度,大破坏自是必要的,但沒有建設的具體方面來替代現在一切机關的職務,這种破坏將為盲目的,用以泄憤則可,決不能完成社會革命的。未來的社會,在政治方面,可以用民眾自己組織的團體,替代現在政府;在經濟方面,生產及消費的方法,与現在合作的方法,大抵相差不遠。中國農民比工人來得多,農民間的運動,實在很重要。合作運動,在農民間是最适宜的,我們相信中國倘能有很發達的合作團體,只要經短時間的破坏,新社會便不難成立。

同志們!我們一面盡力宣傳,一面參加工團主義及合作運動,民眾的同情与幫助,比武力重要到万倍呵!

有了正大光明的目的,方法是不必限定的。除了這兩种以外,自然還有許多,一切革命應有的手段,我們也不必詳說了。我們所敢相信的,只要我們努力向著認定了的目的干去,主義的實現 ,一定是快到了。

我們同志,除了認定以上的方法,切實去實行以外,我們覺得應繼續不斷的以左三事,互相勉勵。

(一)砥礪人格。 “論目的不問手段”在現在制度下,有時好象不得不如此。但總當盡可能的力量去避免。社會革命是要得民眾的同情的,而同志們的高尚的人格,最足以与民眾以莫大的暗示。在革命時如此,在宣傳時也如此。同志們!請注意這個!倘若不然,非但予反對党以口實,并且失卻民眾以同情,卻是永無成功希望的。

(二)切實研究。 我們同志,現在多數是知識階級中人,多有研究主義的時間与余力。無政府主義已是一种科學的研究了,我們對于主義,自然不必人人去做精深研究的工夫,以求有所闡發,有所修正,但了解是必要的。

(三)隨時宣傳。 無論什么革命,總以宣傳為第一步。宣傳的用力越大,宣傳的時期越久,將來革命的成功越容易,革命的犧牲也越少。宣傳的方法,或以文字演說等和平的方法,或以暗殺暴動等激烈的方法,都是同等重要的。

我們又要告訴中國知識階級几句話:中國現在是新舊思想相沖突的時候,你們的心中一定常常這樣想:資本主義已到破產地步了,社會革命的必要,已不成問題的了。我還是為維持自己的物質上的安樂起見,幫助強者壓迫弱者呢? 還是提起精神扶助被損害者反抗強權,以張正義呢? 我們極誠懇的告訴你們:歷史告訴我們,真理終會胜利的。你們去幫現在的強者的忙,我們自然無權干涉;但你們將永遠与正義相違背,總有些時,要大受良心上的責罰的。倘若你是一個“人”,倘若你還有良心,你終有一天會說:“他們工人們農人們,自己吃了許多苦,供給我們的一切衣、食、住、學校書籍等,我們難為他們太多了,現在還該幫助強者壓迫他們嗎?中國現在太黑暗了,我們知識階級倘不出來替平民干些事,----像以前俄國的知識階級----平民將永無自由的日子了!” 那時,你也許要找解決你的一切問題的方法,那時你也許覺得只有無政府主義足以滿你的意,你將与我們一起干,努力為社會革命犧牲了。那時你的精神上一定會得著未曾有的安慰与快樂,你會大叫起來:“這种奮斗的生活,才是真有趣味真有价值的咧!”

我們至少希望你們兩件事:

(一)了解主義。 現在一提及無政府主義,大家總立刻聯想到一群目無法紀的暴徒。其實無政府主義是一种學說,少數的暗殺及暴動,不過是無政府党所用的許多手段之一。即以殺人流血論,資本家和政府以巧妙的方法,每天所殺的人,何止千百(戰爭、死刑、牢獄、不衛生的工厂、勞動過度、貧病等),無政府党所殺的,還不及此万分之一,而竟被稱為暴徒,這是什么論理! 況且對于犧牲自己以求全人類幸福的無政府党,即對于他們主張上大不滿意,對于這种行為,也該予以深厚的同情。還有一般人,一听到無政府,便說是空想。社會上大多數都只承認當時當地的真,對于理想,多數總是不敢承認的,但你們至少該要看看現代世界的趨勢与科學的結論。中國的知識階級呵!別再盲目的反對了,請先去研究一番,再來提出几條特別難題,公開討論,我們是万分歡迎的。

(二)贊助革命。 你們也許會說:“對于你們的主張,我是絕對贊成的,但是革命、流血,我終是覺得可怕的。”可怜的弱者呵!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比你們更可怜的了。可是世界并不因為你們怕血,血會不流;反因怕流少數的血的人太多了,血會流得更多些。因為資本主義不推倒,戰爭、刑罰、貧病等便天天增加,而贊助革命的人越少,革命的流血一定越多。譬如說,倘中國四万万人從今天起,人人都成了社會革命者,自然可以一滴血也不流,革命立即成功。這可惜是太空想的了。但贊助革命的人越多,將來流的血必越少,這的确是事實。一指生病,將害及全身時,你就知道將那一手指割去。勸你們對于人事也這樣看待,象以前俄國知識階級一樣,報异常慈悲的愛与同情,實行革命。中國的知識階級們呵!你們也忍些痛來贊助革命吧!現在的農工太無知識了,不得知識階級的贊助,革命恐一時無望的。

無政府共產党同人更以最誠摯的友誼的態度,對于中國共產党敬致忠告如下:

中國以前無所謂共產主義,有之,自俄國革命以后始。世界也太黑暗了,一听俄國革命消息,非但你們,即是我們----無政府党----當時也予以極濃厚的同情,并盡力予以幫助。只要是真的社會革命,我們決不固執成見的。但這是一件多末傷心的事呵!大有希望的俄國,只在口頭上說些好听的名詞,實際上還是一樣地壓迫工人、壓迫革命党,現在竟已實行什么新經濟政策,并与各資本主義的國家妥協了。親愛的共產党呵!你們倘真以社會革命為目的,那末,你們對于俄國政府的失望,一定与我們一樣的。因為事實的确如此呵!

中國歷史的習慣,世界現在的潮流,都和中央集權大相反對,這一層,你們也許見得到。我們知道,你們不過因為俄國的革命,想以俄國的方法用之于中國。這种苦心,我們是很諒解的。不過現在的俄國,已經与我們一個大大的教訓,便是無論哪种集產的政府,無論政府中人如何可靠,結果終是要到橫暴一途的。親愛的中國共產党呵!你們因為俄國的教訓,也許會知道主張自治的無政府主義是不錯的了,你們也許因此知道號稱有手段的共產党的手段,是靠不住了。韓國以前的共產党很多,現在知道了俄國現實以后,很多都改入無政府党的。中國的共產党呵! 你們竟困為服從首領,便反對真理么? No God – No Master ! 無上帝!無主人! 你們快去反對那受俄國津貼的野心家吧! 這是真忠心于社會革命者所該做的呵!

民主主義是与資本主義并存的、互相關聯的。三民主義中的民主,至多不過是一种社會政策,用以緩和社會革命的。你們全體奉首領命令加入國民党,此之謂“妥協”----你們以前所時常反對的妥協。

最后我們還要附帶說兩件事:

(一)日本同志大杉榮及伊藤野枝被殺事發生后,中國同志除以文字或口頭表示哀悼以外,簡直沒有一件有价值的表示。大杉榮前年到上海時,曾勸我們努力革命,嚴密組織,國內及國際間都該有相當聯絡。同志們 ! 我們該繼續他向前進呀!對于他的死,倘只以哀悼的事,大杉榮真死不瞑目了!

(二)蘇俄政府虐待革命党事。 許多俄國的革命党(無政府党)、社會革命党左派、社會民主党等,反抗政府的工人、農民、水手等(他們決不是反革命党或白党,請注意!)被殺的實在不少,現在還有許多被禁在莫斯科及各省獄中的,被流放至北部的。他們除受虐打及一切“沙”時代的刑法以外,每人每天只得一磅的有稻草的黑面包(!)。德國救護俄國被囚革命党聯合委員會曾有通報發出(已譯成中文),請求各地同情者予以經濟上精神上的幫助,款可以寄交德國。由Berkman 轉交。

無政府共產党上海部敬祝全世界同志繼續為社會革命努力!敬祝一切表同情于社會革命者的健康!敬祝無政府共產主義万歲!


Mis en ligne par : EST

Pour citer cet article :
無政府共產党上海部宣言 ,
Dernières modifications : 22 octobre 2004. [En ligne].
https://raforum.info/spip.php?article2000
[Consulté le 21 juillet 2017]



[ telecharger pdf]


* aide à la recherche